上饒新聞 首頁> 时尚娛樂 > 快訊 > 正文

《新神榜:哪吒重生》玩票大的來點新的

2021-02-10 11:14:58来 源:新华网      評論:0點擊:
    春节档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后简称《哪吒重生》)讲述了一个发生在现代的“哪吒闹海”新故事,该片已经开始进行点映,有影迷看后感叹“太爽!后劲上头”“原来哪吒还能这样拍”……对于曾制作过《白蛇:缘起》等高口碑动画电影的追光动画来说,这部影片的制作难度也创下纪录:全片2103个镜头,其中有特效元素的镜头数高达1838个。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哪吒重生》导演赵霁,请他们讲述如何为3000多岁的哪吒赋予现代新意,以及如何营造出观影“爽”感。

  人設

  哪吒愛飙車,龍太子換鋼筋

  對哪吒這個國內觀衆早已耳熟能詳的神話人物,導演趙霁有自己的新看法,“哪吒這個人物太有意思了,但我們在開發的時候想找一個全新的切入點,當我們把背景移至現代,就意識到這次我們要玩票大的了。”趙霁表示,在《哪吒重生》的故事改編上一定要把“新瓶裝舊酒”做到最漂亮。以前的哪吒,是紮著丸子頭、穿著紅兜肚、戴著乾坤圈的小娃;如今的現代新版哪吒李雲祥,是穿皮衣、愛飙車、外冷內熱的酷小子。同時《哪吒重生》裏,也專門設置了前世哪吒閃回致敬片段,對龍王一家惡勢力一直堅持不妥協的態度也永遠是哪吒精神的內核,哪怕龍王是城市幕後最大惡勢力,哪怕三太子這次換了鋼鐵龍筋,哪吒依舊會爲了除暴去降龍抽筋。“我們會從原著中去找精髓,保留了原本的人物關系,哪吒和龍王3000多年前是怎樣的,現在還是那樣。但這些人活了3000多年,他們也會有新的經曆、全新的思考和想法,所以《哪吒重生》絕大部分內容都是嶄新的,也會給觀衆一種前所未有的驚奇體驗。”

  畫風

  老上海範兒混搭賽博朋克

  正如赵霁所说,重生的新哪吒李云祥热血炫酷的造型还延续了东方朋克的概念,完全颠覆了观众以往对哪吒形象的认知。《哪吒重生》里的角色造型设计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打磨,从2016年开始,李云祥的形象光是设计草稿就做了100多版。这次将古老神话带到了现代化的故事舞台,电影画风不仅包含了现代风格,还融合了赛博朋克背景,对此,主创团队花了大量时间在上海采风,别出心裁地构建了东海市这个融汇了不同阶级区域的架空都市,平民区以老上海石库门为原型,低矮错落的弄堂,四处奔走的卖报童,挑扁担、黄包车等,通过工业元素突出其朋克感;而富人区类似于曼哈顿,以赛博朋克+Art Deco为主要参考风格,东方古典与西方朋克相融合,形成了全新的东方朋克视觉风格。

  主題

  現代年輕人做正事,不單靠“神力”

  追光動畫聯合創始人于洲表示,創新是《哪吒重生》的主題,主創團隊將目標受衆群體對准了青年與成年市場,片中的哪吒雖然是神話人物,但是他最終還是落到了一個普通年輕人的生活狀態上,給了觀衆極強的代入感:“李雲祥身上有很多如今年輕人的影子,如果你哪天突然變成了一個超級英雄,你會發生哪些有意思的故事?”對于電影裏的李雲祥來說,他自己都未必能認同神話人物這層身份,他不希望自己被標簽化或是定義,絕境之下,他依然選擇去做自己認爲正確的事情,小人物李雲祥最後成爲英雄並不單靠哪吒的神力,而是爲芸芸衆生、爲天下人擔負起的責任感令他重生後奮起除暴,“正因爲不被期待,才能突破期待”,這也與當下一些年輕人“不被外界定義,做自己”的世界觀相互呼應。

  哪吒李雲祥在片中呐喊,“我是誰,用不著你說。我是誰,做給你看。”不要看他人怎麽說,而要自己一步步做出來,這也是導演趙霁最認同的台詞。

  ■ 对话

  新封神宇宙已籌備下兩部

  新京報:《哪吒重生》點映後,有觀衆反饋說很有“爽”感。追光動畫這次在動畫制作上,如何突出“爽”?

  趙霁:成片裏的每個畫面從故事階段就産生了,三年前就開始一筆筆勾勒細節,每個鏡頭大概都要經過幾十輪的修改。這次我們在傳統動畫電影的視聽語言上做了很多大膽嘗試,希望觀衆既能看到動畫感,又能體驗到更真實刺激的新觀感。比如片中幾場追車戲,在三維空間裏攝像機是個虛擬的東西,我們能把它綁在車的各個位置,在空間裏隨意營造出節奏感,能天馬行空地酷炫,也不會讓觀衆因爲太炫目的鏡頭而感到視覺疲倦,在視覺真實感和流暢感之間感受到“爽”。

  新京報:對于這部充滿大量動畫特效的電影來說,四年的制作時間算充裕嗎?

  趙霁:制作“水”效果本身就是一大挑戰,大量海底戲涉及了大量特效。例如哪吒在海底要用火迎戰,形成水火間的激烈沖突,我們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做這段戲。另外,電影裏的幾處關鍵鏡頭也需要漫長的制作時間。四年制作時間並不充裕,算是一個非常緊張的周期。

  于洲:如果誰跟你說我們一兩年就出一部好動畫,這是不可能的事,好萊塢制作一部動畫平均耗時也是四五年,哪吒的故事開發期很長,因爲必須要想好並滿意了才能開始制作,如果制作到一半再重新改會非常浪費成本。追光動畫裏熱愛動畫的人非常多,每個人都在自由創作的環境中發揮自己的潛能,我們對創作從來不急,對才華的發揮從不會設置天花板。

  新京報:從片尾楊戬(二郎神)出現的彩蛋可以看出未來會有續集,《新神榜》的宇宙大概會有多少部電影?

  于洲:有365個吧(大笑),其實現在還沒想那麽遠,但當然會有規劃,肯定會做一個系列,其實我們現在已經開始籌備之後的第二、第三部甚至更往後的(作品)。因爲你每走一步的時候都要爲後面構想更大的可能性。

  新京報:對標國外的漫威宇宙、DC宇宙,追光動畫如果要努力實現一個國産神話宇宙夢,對于故事和人物的推出節點上,有什麽計劃?

  趙霁:其實我們已經把整個新封神系列從3000年神話時代到現在的編年史都做完了,我們也一直在討論這3000年到底發生和改變了什麽。在傳統故事的延展時去涉及規劃新內容。但構建這個系列的要求是先把背景理清楚,再去講故事。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 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聞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