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时尚娛樂 > 快訊 > 正文

《被光抓走的人》:愛是沒有人能了解的東西

2019-12-24 11:10:07来 源:新华网      評論:0點擊:

  电影《被光抓走的人》让每个角色在“求证爱”的过程中,展开人与人相遇的光谱,展开家庭和婚姻内部、情侣和暧昧关系中“人与人”的各种可能 图为电影海报。

  電影《被光抓走的人》觀感微妙:它在一個高概念的科幻設定下,向著土味現實的內核深入;它讓“成年人的情愛”這種非常布爾喬亞趣味的羅曼司,下沈到遠離大都會的小城中下階層中;創作者持著中年男性沙文視角卻毫無自覺,這很膈應人,但整部作品難得誠實地討論一些在主流商業電影中被回避的問題,比如,人與人之間的情分到底是什麽?愛在一段契約關系裏存在麽?沒有愛或不被愛的人,可以得到一視同仁的體諒和祝福麽?

  一道不可解釋的光帶走了一些人,另一些人被留下了——比起這個軟科幻的大前提,電影給人的第一觀感反而是堅硬的現實感。小城逼仄,主角們在是非不斷的熟人關系網絡裏,煩惱于評職稱、被爹媽棒打鴛鴦、行將完蛋的婚姻成爲同事的談資……人人被困在世俗層出的事件裏,活得一腦門官司。

  這時,一道莫名其妙的光來過,發生了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事。“被帶走的都是彼此相愛的人”最初是一群中學生的戲言,既不能被證實,也不能證僞,至多是種奇談。即便“彼此相愛的人被帶走”這個前提成立,按照數理邏輯的“充分必要條件”,並不能推出“留下來的人不相愛不被愛”這個結論。

  但恰恰是流言和奇談中斷了所有人的日常,“愛還是不愛”這個言情命題成了生活中最優先級的存在。爲了讓生活回歸日常,這群人不得不無所不用其極地來證實“愛”。荒謬或悲哀都在于此。愛的糾結深入下去,是愛的悖論。在花式“求證愛”的過程中,不同的當事人用盡金錢、謊言話術、身體暴力的手段,結果是可預見的,錢、謊言和暴力都不是“愛”的流通貨幣。愣頭青從陽台跳下去,只能是摔成植物人;語文老師的“沒有惡意的謊言”只是爲了兜住他的虛無的“面子”;參加情人葬禮的傻姑娘搶著付喪葬費,她深信不疑“如果他不出意外,我們會一起被帶走”,只是自我安慰罷了。

  羅大佑在《愛的箴言》裏寫下這樣的歌詞:愛是沒有人能了解的東西,愛是歡笑淚珠飄落的過程。縱然營銷號有幾百種方法胡謅“愛一個人的方式”,然而殘酷的是,在具象的事件層面,愛幾乎無法被證實或證僞,它是信念和幻覺的化學反應。刨根究底地追問“愛的真相”,人物陷入這份貪婪,其實是介意“爲什麽被愛/被選的不是我呢”。深究下去,是他們無法誠實地面對自己,無法接納一個充滿缺陷的自我。

  《被光抓走的人》讓每個角色在“求證愛”的過程中,展開人與人相遇的光譜,展開家庭和婚姻內部、情侶和暧昧關系中“人與人”的各種可能。恰恰是在這張龐雜的“一個人遇到另一個人”的網絡裏,電影暴露了它的短板——男性中心的視角。很難想象,一部試圖開誠布公探討當代生活語境中情感關系的作品,它的性別意識和視野是狹窄的。

  多線平行的敘事裏,黃渤扮演的語文老師毫無疑問地挑著大梁,甚至,電影的高潮段落是他終于面對自己的虛僞和矯飾,坦白了他暗湧的欲望,忏悔自己既不能坦蕩地面對年輕同事的愛情,也辜負了妻子。然而在他自我糾結和自我和解的過程中,那個在婚姻中長久沈默而趨于絕望的妻子,到最後也沒有機會發出她的聲音。她始終被客體化,最初是沒有存在感的妻子,後來是男人之間旁敲側擊的談論對象,最終,她出現在幡然悔悟的丈夫的凝視中。

  至于本来尖锐的性别议题讨论,怎么会轻易演变成“分享了同一个男人的女人们彼此和解”,以及男性本位的“一个和我旗鼓相当的女人终将理解我、接受我、用一生记住我”?这难道不是中年男人的爽文?导演的性别意识和对女性的想象力,和其之前编剧的《老炮儿》《心花路放》《疯狂的外星人》一样,颇有局限。本报记者 柳青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聞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