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文化教育 > 正文

爲教師、家長減負孩子才是焦點

2019-12-23 17:00:02来 源:光明日报      評論:0點擊:
  臨近元旦,爲孩子報名參加元旦聯歡晚會的消息,在北京朝陽區某小學一年級的家長群裏沸騰了。班級家委會的家長向記者介紹:“晚會的布置交給家委會,各自報節目,最後由家委會彙總給老師。學校不負責組織排練,要求學生自行在家進行排演。”另一位家長表示不理解:“過去學校舉辦個大型聯歡會,都由老師組織統一排練,現在這些事也交給家長了?”

  “孩子過節、家長過‘劫’”的現象,由來已久。日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幹意見》,明確提出要“切實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由此家長方面也就多多少少衍生出一種新的擔心——爲教師減負,是否會把一些負擔轉嫁給自己?

  家長自感在孩子的學習成長上負擔重,有著社會結構性因素,當然不能完全將原因推給教師和學校。但是,由于家校分工的模糊化,家長可能承受了一些本不該承受的負擔,也是不爭的事實。今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就要求教師應完善作業考試輔導,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教師要認真批改作業,強化面批講解,及時做好反饋。

  至于新一輪的爲教師減負行動,也確實有必要防止以“減負”之名將一些負擔轉嫁給家長。這首先需要各級地方和部門、學校在執行上,准確把握減負的內涵——該減的必須減,不該減的則要避免亂減。要知道,這次針對中小學教師的減負,主要方向是要減少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與教育教學無關的事項。但爲教師減負不意味著教師可以零負擔,而恰恰是要保證教師能將更多精力用在教育教學上。顯然,這樣的減負,並不包括讓家長去分擔本就屬于教師的“負擔”。要實現這一點,除了政策執行上不能走樣,教師和家長在教育責任上的分工也應該更加明確。

  除此之外,不管是教師負擔還是家長負擔,都有必要放在一個整體的概念下來審視。如此次公布的減負意見所示,教師負擔中確實有不少是來自非教育教學任務的不合理施壓。但是,“爲家長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教師,爲教師減負可能擔心把負擔轉嫁給家長”,這樣一種拉鋸式的狀態,從根本上說,還是由于學生的負擔過重。只有真正把學生的負擔減下來,減少社會對教育的過高期待和功利化追求,才能真正讓教師、家長減負形成“釜底抽薪”之效。

  以上述學校舉行元旦聯歡晚會的事爲例,學校完全把相關工作推給家長,當然不盡合理,而家長只當純粹的“觀衆”,將一切工作推給教師,也未必就是“理所當然”。最好的解決之道或還在于,學校、家長是否都能夠接受一場不那麽“隆重”的聯歡晚會,或幹脆以其他大家都能夠接受且更輕松的方式來代替大張旗鼓的晚會?在教師、家長抱怨負擔重時,更應該推己及人想想孩子的負擔。說到底,先放過孩子,才能真正放過自己。(作者:朱昌俊,系媒體評論員)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聞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