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饒新聞 首頁> 上饶旅遊 > 出遊寶典 > 正文

人間至味是清粥

2021-02-01 09:19:33来 源:上饶日报      評論:0點擊:
人間至味是清粥
 
 
 

  嚴淑英

  最近一周帶著女兒在娘家小住。每日七點起床,母親已做好了早飯,或洗衣或買菜,已經忙活了一早晨。女兒尚在睡夢中,我悄悄地爬起來,洗漱完畢之後,便開始獨自享用早餐。清粥啖豆豉,一日三餐,是凡人永遠逃脫不了的宿命,也是一日嘈雜中最溫暖的慰藉。直到自己有了孩子,才知一碗清粥的美味,半刻安逸的珍貴。

  粥在廣豐人的早餐備選中,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在我家,也是如此。每天早飯的主食就是粥,白粥是我的最愛。偶爾母親也煮紅薯粥、八寶粥、綠豆粥,但大多是白粥。小時候用鋼精鍋煮粥,還要撈飯。撈出來的飯胚稱之爲“飯麸”,中午放在鍋裏一蒸就可以吃。剩下一點米和濃濃的米湯繼續煮一會,熬成稠粥,清香淡雅,吃一口,綿密濃郁,滿口留香,配上小菜,一碗接一碗,回味無窮。一碗什麽也沒放的白米粥竟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滿足感,脾胃在早晨得到了最溫柔的撫慰,溫潤舒爽的一天就開始了。

  後來家家戶戶有了電飯煲,煮飯有了工具,飯麸也不用撈了,粥就沒那麽濃稠了。再後來還有了高壓鍋、小炖鍋,總是感覺缺了鋼精鍋煮粥的味道。

  粥是主角,小菜是靈魂。母親通常炒兩個小菜,配雞蛋、餃子、南瓜幹、紅薯什麽的,一頓早餐也算是營養豐富了。這配粥的小菜也有講究,土豆絲、胡蘿蔔、藕片、苦瓜、柚子皮,炒到鹹香爽口,和白粥的淡相得益彰。菜要一邊夾一邊吃,喝粥的時候還要喝出很大聲音。大學時室友嫌我喝粥太大聲,粥碗還沒到嘴邊就開始吸起來,那聲音自然大,說我不是喝粥,是吸粥。我從沒覺得有什麽不對,廣豐人喝粥不都這樣嘛!

  母親一生吃苦不少,在配粥小菜的選擇上竟然也頗愛吃“苦”。第一苦,苦瓜。這得從買苦瓜說起。母親買苦瓜要到處走走看看,專挑老大爺老大媽菜籃子裏自家種的本地苦瓜。這些苦瓜“其貌不揚”,沒有賣相,吃起來極苦。母親認爲苦不苦是大棚苦瓜和農家苦瓜區別的標志。我做苦瓜一定要切開,用鹽腌過一遍再洗幾遍再炒,這樣苦瓜的苦味去掉了大半。母親做苦瓜直接剖開兩半,掏掉中間的籽,然後切片,下鍋,不知怎麽的,母親炒出的苦瓜苦得恰到好處,吃起來有嚼勁又軟爛,還有一點香而不焦。嚼一口,清香甘苦,略略的鹹味也刺激著味蕾的綻放。母親愛吃苦瓜,我也愛吃,一歲的女兒也愛吃,一見到苦瓜上桌就哇哇叫,筷子一夾菜就開始笑,討好我把苦瓜夾給她。

  另一苦,是腌制柚子皮,廣豐人叫“醬頭”,加點大蒜葉子用油炒起來就很好吃。如果有隔夜的紅燒肉,放在肉碗裏浸著油蒸起來那簡直是人間美味了,這叫“肉醬頭”。這“醬頭”制作很是講究,很費功夫。幾個月前父親母親去探望姑姑,就在姑姑家做了一些。他們在小區的柚子樹上打了好些柚子,洗幹淨,切成片,然後用大澡盆泡起來,使些小娃娃脫了鞋爬進澡盆去踩,小時候我和哥哥就常踩柚子皮。去了苦味的柚子皮洗幹淨要大太陽曬一天曬幹,先收起來,隔天再做一些,等湊夠了柚子皮就可以開始腌制了。曬幹的柚子皮比較硬,放水裏泡一下,加醬油和鹽攪拌,每一塊柚子皮都得染上色,然後上蒸鍋蒸熟,再有大太陽曬一天,曬到用手一掰“咔嚓”一聲,才能裝袋放進石灰缸。要吃的時候拿點出來用開水泡一下,炒起來,香得鼻子都要掉了。

  那天早上,便是這兩個小菜,苦瓜和肉醬頭,配上一碗清粥,一個人慢慢悠悠地吃,一口又一口,綿綿長長,時間放慢了腳步,世界靜止了喧鬧。母親的手藝還是和從前一樣好!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饒新聞網[www.srxww.com]

相關閱讀:

上饒日報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 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聞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